信广立诚贷——客服热线:400-151-3456(9:00~18:00)

用户中心 |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信广立诚贷 > 财经资讯 > 曝光爆料 >

央视追踪网易一元购:维权遭围殴 害人到何时

阅读量:  时间:2016-12-06 10:15
  11月28日,央视财经《消费主张》播出“一元购是馅饼还是陷阱”节目。受害者刘先生看到节目后,和几位朋友一起到网易公司门前维权。没想到等来的不是坦诚接待,而是20多位保安的殴打!经医院诊断,刘先生脑震荡、颅外颈部软组织损伤,右侧听力减退。
 
  一元众筹?大学生自述:网易一元购实为赌博性质的博彩
 
  20岁的小马是山西长治的一名大三学生,2016年5月,他接触到了一种新型的网络购物方式——网易一元购。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小马就向网易一元购投入了10万元,只中过一部价值六千多元的苹果手机和一些20元到100元不等的充值卡。
 
  小马大学生:它有一种引诱性的行为,刚开始我以为是一元众筹,后来慢慢接触到,它实际上就是一种赌博性质的博彩。
 
  在网易一元购,小马不仅输光了自己打工挣来的两万元,还向九家学生贷款公司借下了八万多元的债务。
 
  为了讨一个说法,小马来到了位于北京的网易公司,但是几经交涉,网易公司都没有给他一个答复。
 
  在北京待了一个星期之后,2016年12月2日,为了不耽误学业,在班主任的催促下,小马回到了学校。
 
  12月3日一早,记者在学生宿舍楼再次见到了小马。由于之前父母并不知道他去北京找网易公司,小马先是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报声平安。
 
  小马:他们已经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多年了,我家里条件特别不好,农村的,我怕我说在这里吃饭都成问题了,怕他们担心我,让他们不要担心。
 
  小马上学每个月的生活费大约六七百元,都是靠父母种地和打工来供给。面对父母的含辛茹苦,小马悲痛不已。而一说起去网易的维权经历,小马更是充满了伤心和绝望。
 
  小马大学生:我到网易去了前前后后一共去了五次,每次都是大冷天,人家不仅不接待,通报好久,等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人家才出来,然后让我等着,我说我也等不起。然后人家说那就没有办法了,反正公司不是我开的,你看怎么办自己去解决吧。每次总是这样。
 
  网易一元购害人不浅!大学生欠下八万多元债务无力偿还,走投无路...
 
  直到现在,网易公司并没有给予小马一分钱的补偿,他借下的八万多元债务只能靠拆东墙补西墙,到处借钱来还贷。
 
  小马说,就在12月2日他回来的那天下午,他接到了一个催债电话,这个电话几乎让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小马:网易一元购真的是害了我,我现在生活学习都是一片混乱,每天周围都是催债的人,昨天晚上一个朋友和我催债,我实在是还不起,人家说要跟我去警察局跟我去法院,说我骗他钱了,我现在真的是没办法了,每天都是生活在这种压力下。
 
  现在,小马每天最害怕的,就是电话铃声响起。
 
  小马:电话轰炸,短信轰炸,逾期了之后可能就是会和家人说,会到家里给你泼油漆。
 
  我最怕这样了。好无力的感觉,这是我的人生20多年来,第一次这种感觉。
 
  在这份休学申请书中,小马写到:我深深地陷入网易一元购带给我的巨大伤害,现在我已无力偿还,走投无路,每天都被逼着还债,无奈之下,只有休学一年,打工来偿还债务。
 
  我很想继续读书,但是因为网易一元购,我的大学、我的人生不得不从此改变。网易一元购害了我!希望老师和学校能够给我一个机会,一年之后,我还想继续读书!
 
  小马:感觉读书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情,特别想读书,继续读下去,能够好好正常毕业,然后正常工作。
 
  由于是周末,小马的休学申请书只能等到周一才能交给学校。
 
  中午十二点,到了吃饭的时间,小马拿着饭卡来到了学校食堂。
 
  记者:卡里还有多少钱?
 
  小马:还有15。
 
  记者:你今天中午准备吃什么?
 
  小马:吃个最便宜的吧。
 
  学生餐厅里,牌子上写着,这里最便宜的一份套餐是6元钱,自己的卡里只剩下15元,小马觉得有些贵。
 
  小马:阿姨您好,一份米饭,一份素菜,最便宜多少钱?
 
  阿姨:4元钱。
 
  跟食堂的阿姨商量了一下,阿姨破例卖给小马一份四元钱的套餐。打完了饭,小马来到了餐厅的一个角落。相比较其他同学丰盛的午餐,小马的午饭显得非常简单,为了还债,他已经半年没有吃过荤菜了。
 
  记者:你现在卡里只剩下11块钱了?
 
  小马:是的。
 
  记者:明天的饭菜怎么解决?
 
  小马:不知道,一天吃一顿吧,省一下。早餐没吃,中午吃了这顿,晚上不吃了。
 
  安静的教室里,其他同学都在认真上自习,小马在自己经常坐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和往常不同的是,小马今天并没有带书,他从包里掏出来的,是一本账本。按照手机里学生贷的还款记录,小马开始一笔笔地登记自己的欠款和催款日期。
 
  记者:每天都有催债是吗?
 
  小马:是的,每天都有。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马怕打扰其他同学自习,很快离开了教室。记者注意到,小马走到了教室走廊的尽头,一个人在那里待了很久。
 
  下午两点钟,小马的手机上,再次收到了一条催款的短信。
 
  小马:一个拍拍贷的,有200元,明天就要还款了。现在身上还有35块钱36元钱,现在我看看能不能再借一下了。我这也是天天都是还款日,越借越多越欠越多,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了。
 
  小马说,以前学校后面的体育场和操场是他经常来运动的地方,自从欠债之后,他还会不时来这里待着,为的就是躲避债主。
 
  小马:每次我都是接到催款的电话,特别特别紧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走着走着,一个人走到操场,看着对面的大山,就好像一下压在我心里一样,心里特别难受。
 
  身边的朋友和同学几乎都借了个遍,但是为了能够还贷,小马还是硬着头皮给一个上海的朋友打了电话。
 
  记者:你以前找他借过吗?
 
  小马:借过。
 
  记者:借过多少?
 
  小马:也借过几百块钱。
 
  记者:还没有还他吗?
 
  小马:没呢,估计人家看到我电话不接了。
 
  记者:现在怎么办?还会给别人打电话吗?
 
  小马:我再打个吧,有个大四的吧,我问一下他,能不能借我点。
 
  小马打电话:明天我有个款还不上了,我怕逾期,能不能借我两百啊?
 
  朋友:行吧。你在哪儿?
 
  小马:我在学校呢。
 
  记者:其实你本意是不想去借钱的。
 
  小马:是的,欠人家一个人情,什么时候能还呢?
 
  大约十分钟后,这位学长来到了操场,并且带来了200元钱。
 
  朋友:回来好好读书,考个研,回来陪陪父母亲。以后再也不参与那个网易一元购了。
 
  小马:好。
 
  朋友:那不是一个好东西。
 
  小马:好的,我以后不会再碰了。我现在都卸载了。
 
  朋友:好,行的。
 
  天渐渐暗了下来,教学楼里亮起了灯光,小马不知道,网易公司什么时候才能给他一个说法?他的债务什么时候、怎样才能还清?他的大学梦一年之后还能否再继续?
 
  小马:像网易这种,没有第三方数据一元购再继续下去的话,会有像我这样更多的学生,失去学业,还有更多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会危害更多的人。
 
  掉入了网易一元购的消费陷阱!她,输掉了家里买房子的首付款!
 
  家住陕西西安的大二学生小田,同样也掉入了网易一元购的消费陷阱里,从2016年8月到9月,两个月的时间里,他总共往网易一元购里投入了46万元。中奖的不过是几张话费充值卡和几部手机,与他的投入远不成正比。
 
  小田:就好像赌徒一样,你中了一张,就想中第二张,每天就必须把它点开看一下,点开投一下。
 
  小田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1500元,为了参与这个一元购,小田把自己假期勤工俭学挣来的钱也都投了进去,结果这些钱都打了水漂。急于捞本的小田,开始疯狂地向身边的朋友借钱,还向一些面向学生的贷款机构贷了很多钱,而这些钱也都一去不回。
 
  现在的小田,最多的一个月要还8万元,如果还不上,还会被校园贷的人一直追债。
 
  万不得已之下,小田只好把自己面临的困境告诉了父母,原本就是工薪阶层的父母也被小田的行为震惊了,为了替他偿还债务,只好把原本用来买房子的10万元首付款拿了出来。
 
  小田:我输掉了家里买房子的首付款,这是我没想到的。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家长,他们省吃俭用辛辛苦苦供我上大学,他们以为我在外省上大学,他们以为我在好好读书,没想到我回家以后给了他们这么大一个震惊,我对不起我的父母,我想跟我的父母说一声对不起。
 
  即便家里已经使出了全力,距离还清小田欠下的债务依然还有很大的缺口,小田只好到网易公司维权,希望能挽回自己的损失,可是却没得到什么回应。
 
  小田:我现在特别无助,感觉已经走投无路了,没办法,我去网易公司维权之后,在门口站着,也是没有得到什么结果。我已经没有一点办法了。因为这个债务压得一个没有收入的大学生喘不过气来,我输掉了自己18岁的青春。
 
  为了了解更多一元购消费者的数量,记者在QQ上搜索“一元购维权”群,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大大小小的维权交流群多达数十个,群内人数从几人到几百人不等。记者随机加入到几个维权交流群中看到,每个群里的聊天内容大同小异,都是在痛诉一元购使得他们负债累累,生活陷入困境,更严重的面临家庭破裂,人生安全更是遭到威胁。不仅如此,百度贴吧、天涯社区、新浪微博等各大论坛都能找到被一元购侵害利益的消费者的身影。
 
  在一个名为“小贷信用卡维权交流群”的微信群里记者了解到,群里上百人几乎都是在“一元购”投入较大额的受害者。少至几万,最多的输了上千万!这些受害者除了投入自己的所有积蓄外,还无一例外的通过各种征信贷款以及银行信用卡来获取更多的钱,投入到一元购里,希望“一元实现梦想”,但到最后却是血本无归。
 
  到目前为止,一元购维权群的数量在逐渐增多,群里的人数也在不断上涨,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聚集到一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令人瞠目结舌!网易维权却遭几十位保安围殴!
 
  11月28日晚,央视财经《消费主张》栏目播出“一元购是馅饼还是陷阱”节目。北京的一元购受害者刘先生看到节目后,和他的几位朋友一起,冒着寒风,来到了网易公司门前维权。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等来的并不是网易公司坦诚地接待,而是几十位保安的殴打。
 
  受害者刘先生:好多人上来踹我,最后从网易的门口,给我一直打到网易跟新浪那个路的中间,好多人围起来打我,甚至拿停车的一个铁牌子,对我的脑袋进行重击、砸。
 
  受害者李先生:我回头看的时候,另外两个朋友已经被打倒了,有的还是被保安用胳膊架着押回来的,他们当时打的时候,挺吓人的,20多个人,有的拿着路边的禁止停车指示牌,有的往身上砸、往脑袋上砸,路边已经围了好多人在看,我的朋友都在喊救命了,他们也没有停手。
 
  在刘先生提供的一份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出具的诊断证明书上,我们看到,刘先生被初步诊断为脑震荡、颅外颈部软组织损伤,伴皮擦伤。右侧听力减退待查。
 
  受害者刘先生:现在我的头还痛,一阵一阵的,耳朵里边也在不停地嗡嗡响。
 
  从遭到殴打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天。在这六天里,网易公司没有和他们进行过一次沟通,更不要说补偿了。
 
  受害者刘先生:你看他们都把我打成这样了,也没有主动联系我,也没有道歉的(意思)。
 
  害人不浅!谁来监管一元购?
 
  近年来,“一元购”的网上购物方式慢慢兴起,到目前为止,在网上搜索“一元购”,相关的搜索结果高达680万个。手机应用商店里与“一元购”有关的软件就有一千多个!其中不乏深圳一元云购、京东、网易等知名大企业。从2012年起,深圳一元云购就正式开始运行,随之而来的有越来越多的“一元购”的平台出现。而从今年初开始,这种新型消费模式呈现井喷式的发展,如今参与进去的人数更是不可计数。
 
  央视财经《消费主张》记者了解到,不少人在“一元购”里投入超过自身所能承受能力的金钱,导致负债累累,生活窘迫。很多新闻报道也曾经报道过“一元购”的消费陷阱。新华网在2016年5月31日就明确指出“一元购”就是一场网络上的骗局。光明网、人民网等各大新闻网也相继发布以及转载大量关于“一元购”存在暗箱操作等行为的文章。央广网更是指出“一元购”就是一种变相的赌博,是没人监管的灰色地带。一元购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销售模式?一元购乱象究竟应该由哪个政府部门来监管呢?
 
  针对类似网易一元购这种销售模式,先后从事民事诉讼法、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国家赔偿法等课程教学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认为,一元购这种销售模式属于非法经营。
 
  何兵:我认为一元购这样的销售方式,违反了非法经营罪,非法经营罪解释里面就包括一个非法经营彩票,它虽然明着不叫经营彩票,但是就构成性质上类似于非法经营彩票,彩票也是一个博彩,其实也是一种赌博行为。当然了国家允许它,它就是合法的。它应该属于非法经营罪里面的从事其他非法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
 
  记者:一元购公司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
 
  何兵:非法经营是企业犯罪的,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金,特别严重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金。
 
  我国彩票条例立法重要参与者,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薛红告诉记者,一元购就是一种非法赌博,这种赌博方式和我国内地明令禁止的六合彩极为相似。
 
  王薛红:除了概率不同,其它的形式是一样的。一个是都有中奖的概率在里面,第二个参与人数是比较多的,最后是有价的物质在里面。六合彩是以小搏大的,而一元购也是以小博大的。它都是属于在中国内地、没有中国政府批准、准入的,所以说它应该属于非法赌博的范畴。
 
  王薛红认为,一元购和六合彩都属于概率性赌博,而且一些标价较高的一元购的商品,它的概率比六合彩还要低。
 
  王薛红:比如说一元购里的商品一万块钱的话,它的中奖概率是万分之一。如果是10万元产品的话,它的概率就是十万分之一。如果还有更高的商品在里面,比如说20万、30万的,甚至更高额的商品在里边,概率就更低。
 
  王薛红告诉央视财经《消费主张》记者,一元购试图用一种打擦边球或者走灰色地带的形式,来谋取高额暴利,它比赌博的危害更大。
 
  王薛红:首先它的这种欺骗性,让众多的消费者不知道实际上是在参与一种小概率事件的赌博,有可能要花比较多的资金,甚至有的人可能是借钱的,包括有的学生甚至是大学生或者是有一些普通工薪阶层,让自己背负巨额债务的同时,又没有可能中得奖金、(中得)高额产品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实际是对消费者造成了很大经济困难,甚至对他的工作、生活或学习造成了很大压力,第二,对整个社会来讲,像这样的一种形式,应该是扰乱了市场正常的商业环境和秩序,这种销售形式在政府相关部门没有及时进行干预的情况下,非常盛行,在没有政府监督监管的情况下,又能够牟取暴利,当然众多商家都趋之若鹜,都希望去效仿,因为没有任何机构对它进行监督、检查甚至是处罚,造成了一种不良的一种社会风气和现象。
 
  王薛红认为,一元购的平台大多是国内合法注册的大型电商,这些企业是理应要承担责任。
 
  王薛红:从一元购的源头上讲,一元购的发行方、经营方要起主导的作用,如果我们要追责的话,比较严重的话确实涉嫌组织非法赌博了。
 
  王薛红告诉央视财经《消费主张》记者,一元购从2012年开始在中国出现,到如今,在网上已经非常泛滥,尽管多年来,有很多媒体对一元购陷阱进行大量的曝光,但是始终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
 
  王薛红:实际上这个责任主体不完全是消费者,应该首先是商家,我们国家一元购这种商品的交易形式,能够在网络上如此畅通,如此盛行,我想我们政府监管部门要有一定责任,当然这个商家先发起和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社会责任,政府往往在很多领域尤其是互联网高科技领域,政府的监管以及政策和法律实施到位有时候会滞后于市场的发展。
 
  对于如何打击一元购这种非法销售模式,王薛红教授有自己的看法。
 
  王薛红:我们国家第一应该马上对它进行停止,第二调查里面有哪些违法问题,同时研究出方案,赶紧对消费者进行保护,我想这是必须的,否则我们整个社会秩序就会发生很大的混乱状态。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认为,一元购这种销售模式的监管主体非常明确。
 
  何兵:监管方面,非法经营的话应该工商也可以查,犯罪的话一般来说是由公安机关来检查,目前来看应该是涉嫌触犯了刑法,到目前为止,可能没有看到相关的部门采取措施。
 
  记者:如果相关部门不管的话,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何兵:如果相关部门(不管)应该是渎职,渎职情节严重的构成犯罪。
 
  我们简单地进行了统计,光是今年下半年,就有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等多家中央级媒体对“一元购”的骗局进行过曝光,但是已经明显突破法律底线的“一元购”至今依旧处于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
 
  曾经参与过新《刑法修正案》起草工作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认为,一元购已经触犯《刑法》,是典型的非法经营,工商、公安部门都可以监管;而《彩票管理条例》起草人王薛红认定,一元购就是一种非法赌博,公安部门完全可以依法查处。
 
  一元购,被一些电商称为是互联网的消费创新,但创新必须要遵纪守法。习总书记指出,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要坚持依法治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让互联网在法治轨道上健康运行。我们呼吁有关部门要切实落实习总书记的要求,对严重涉嫌违反现行法律法规的一元购乱象及早进行治理整顿。《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必须以规范和约束公权力为重点,加大监督力度,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必追究,坚决纠正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行为。我们希望相关部门尽快行动起来,真正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避免更多的大学生像小马、小田那样因为一元购而改变了人生。

  一元购,网易一元购相关推荐阅读:

  男子半年损失13万 “一元购”是抽奖还是骗局?

  原文标题:央视追踪网易一元购:维权遭围殴 害人到何时



声明:本栏目内容,部份搜集自互联网,如有文章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linchengcheng@lichengdai.cn。转载文章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信广立诚贷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随便看看
TAGS
网易一元购  一元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