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广立诚贷——客服热线:400-151-3456(9:00~18:00)

用户中心 |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信广立诚贷 > 财经资讯 > 曝光爆料 >

助学金变校园贷2万只收到300元 剩下的钱究竟去哪了?

阅读量:  时间:2017-06-16 11:38

助学金变校园贷,每人被贷款2万左右,最终每人只收到300块钱,记者调查:助学中心其实是放贷平台,假冒老师还是已告知离职?贷的80万元究竟去哪了?

近日,多名山东城市建设职业学院的学生投诉称,他们在一位自称本校老师的劝说下,本想申请办理“贫困助学金”,没想到在缴纳了身份证、学生证以及录了相关视频后,被从多个”网贷平台”贷款。参与学生有30多人,每人被贷款2万左右,最终每人只收到300块钱。

目前,算上本金,再加上逾期费用,现在总计金额已经达到80多万元。快过年了,学生们被各种催款电话困扰。说好的助学金咋变成了贷款?2万元怎么最后变成了300元?记者进行了调查。

因为同学介绍的才没多疑 办理机构叫助学服务中心

2016年清明节前后,根据要求,他们从彩石镇分批来到了历山北路的丽德大厦,接待机构名为大学生助学服务中心。办理了手机实名卡,缴纳了学生证、身份证等信息,还按照要求录了一段视频,统一交了上去。

相关程序办完一段时间后,有学生收到了300元,说是分批下发的助学金的一部分,后来说好的助学金没有再继续下发,直到2016年10月份左右,他们陆续收到了各种催债电话。

学生们称,直到这时候他们才知道,他们申请的贫困助学金,实际为小额贷款。每个学生从名校贷,人人分期,优分期等多个贷款平台申请了贷款,每个人贷款总额度在两万元左右,参与人数为30多人。 无缘无故背负上了两万元的债务,徐杰等人每天都被各种催债中。“借贷平台一会说法务部起诉我们,一会联系我们的家人,一会到学校的贴吧等张贴我们的个人信息。”不胜其扰的他们先是找到了介绍他们申请助学金的聂姓同学,但是聂姓同学对这件事情也是一问三不知。

记者调查:助学中心其实是放贷平台

学校回应

后来他们又去学校找张勋,这才知道,张勋已经于2015年12月份从学校离职,而且张勋是保卫处的教职工,并非总务处的。

这大学生助学服务中心,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机构呢?1月4日记者来到丽德大厦进行寻找,这家服务中心大门紧锁。记者联系上了学生口中的张勋老师,他告诉记者,这家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是各大网络贷款平台的工作人员,并且还可以从多个平台上进行贷款,最高的额度能达到两万多元。

贷款出来的钱,没有到学生的手里,这个服务中心究竟拿钱干什么去了?张勋说是“”投资理财””,这家服务中心拿着学生们贷款的钱继续放贷,而整个公司负责给学生们还贷款和利息。“前期还款挺正常的,后来服务中心运营出现了问题,才导致了学生贷款的逾期现象。”

对于目前身在何处,张勋表示,目前自己人在泰安,一直和该服务中心的在一起,目的是寸步不离,盯着这服务中心的人员,并要求他们按照协议,尽快给学生们把钱给还上。对于被贷款学生的指控,张勋全部进行了否认,认为自己不存在任何欺诈的行为,出现问题的是这家服务中心,他正在积极帮忙协调。

假冒老师还是已告知离职?

据同学们反映,事发之后,他们第一时间报告给了班主任,并且班主任将相关的事情汇报了学校领导,而各个班级也口头传达了,不准学生再参与此类助学金贷款申请的事情。事发之后,学生们表示,曾经去找过学校的领导,但是学校表示,这是张勋个人的行为,而张勋早已经从学校辞职,与学校没有关系,建议学生们找张勋协商处理这件事情。

而事发之后这些被贷款的学生集体去丽德大厦所在的辖区黄台派出所报了警,据学生们反映,最后派出所认为双方是经济纠纷,建议协商解决,没有进行相关的立案。

学生们的说法,也得到了张勋的证实。张勋告诉记者,学生报警之后他们也曾到派出所去说明相关的情况,并拿出了学生们录的视频等,证明学生是自愿贷款的,不存在欺诈的行为。最后还写了欠条,承诺尽快帮助学生补上贷款,最后警方没有进行立案。

针对该事件,学生们指控该学校已经离职的老师张勋伙同大学生助学服务中心,一起欺骗了学生。对于学生们的说法,张勋表示“不认可”,目前,双方分歧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张勋告诉记者,自己从部队转业之后,就一直在学校的保卫处工作,前前后后十多个年头了,这批大二的学生去年入校时候,他曾经负责迎接,所以和他们有所接触,学生们也都知道他是这个学校的老师。

“由于种种原因,2015年的12月底我就从学校辞职了,我当时和这些学生们都说得很明白,我是以校外人的身份接触他们的,不存在着假冒老师的身份。”

可同学们对于张勋的印象,则一直认定他是山东城市建设职业学院的老师,而且是总务处的老师。直到事发之后他们找学校,才知道张勋已经于2015年12月份从学校离职了。“如果不是老师,我们也不可能相信他,也不可能去申请这所谓的助学金。”

是助学金还是小额贷款?

“这是小额贷款,不是助学金,我之前都跟学生说得很明白,不存在欺骗的行为。”张勋告诉记者,当时承诺的是帮助学生从各个网贷平台上贷款,贷款额度达到两万元计算,将陆续返还给大学生一万元。

张勋表示,当时去服务中心的有很多学生,有的觉得做小额贷款有风险性,就没有再做,他们也都尊重学生们的意愿,而这些学生之所以愿意贷款,在张勋看来,看重的也是这白赚的一万元。 对于张勋的说法,参与贷款的学生们都表示,张勋自称总务处的老师,帮助学生们申请这笔贫困助学金,还表示学校也知道。“先走社会化的平台,然后学校会帮忙将这笔钱陆续还清”。

贷的80万元究竟去哪了?

经办的学生姓聂,他和张勋是远房亲戚,据张勋表示:“这个服务中心逾期不还款之后,我和聂也都在一直的努力,都用自己的钱帮助学生们还了逾期的一部分。”

对于这个说法,被贷款的学生们都表示了否认,逾期这么长时间,贷款一直没有人进行偿还。

那学生们贷下来的近80万元的钱,究竟去了哪里呢?学生们说,他们曾经查过银行卡的交易明细,发现有些钱申请下来后,直接就划到了张勋的银行卡上,或者被张勋取走。对于学生的这个说法,张勋表示,自己只从学生卡里取走了不到一万元的费用,这些申请下来的钱都在这家大学生助学服务中心的账户上。

“聂给每个学生都打了欠条,我们也对学生贷款数额进行了统计。”张勋最后说,他们争取协调服务中心在1月15日之前将学生们的贷款全部还清。贷款的学生们却认为,张勋的说法就是托词,因为他之前也是这么承诺,目前已经逾期好几个月没有还款了。而让没有任何钱的聂姓同学给他们打欠条,这笔钱永远没有要回来的可能。

延伸阅读:校园贷极端事件频发

近年来,各类五花八门面向大学生的网络贷款平台以及校园分期购物平台,让人看花眼。“免息”、“低息”背后,往往藏着陷阱和“坑”,甚至由此引发一些社会问题。梳理近年来的报道发现,有关不规范的校园贷引发的悲剧屡屡见诸报端。

去年3月9日,郑州21岁大学生郑某因无力偿还60万元网贷跳楼自杀的消息,校园贷化身高利贷逼死人命的消息传遍网络。

去年6月,微博网友爆料,有人通过网络借贷平台提供“裸条放款”,恶意诱导女大学生裸体手持身份证拍照,替代借条使用,当发生违约不还款时,放贷人以公开裸体照片为要挟逼迫借款人还款。该消息一经曝光,网络借贷平台、校园贷相关话题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近日,据媒体报道,“裸条借贷”交易仍在偷偷进行,更有放贷者称,以“裸条”抵押后,如无法按时还款,可介绍卖淫,通过非法性交易所得还款。

校园贷风险事件的频发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又再次强调,目前对校园网贷采取“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针。

  助学金,校园贷相关推荐阅读:

  >> “校园贷”后又见“美容贷”中介提成高达60%是诈骗?

  >> 大学生被逼从跳楼到跳水 校园贷最严监管势在必行

  >> 大学生借校园贷6万到手2.5万 无力偿还遭非法拘禁

  >> 江西银监局叫停校园贷 优化校园金融环境

  >> 借8000校园贷到手3500 逾期后被催债人员拘禁殴打

  原文标题:助学金变校园贷2万只收到300元 剩下的钱究竟去哪了?



声明:本栏目内容,部份搜集自互联网,如有文章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linchengcheng@lichengdai.cn。转载文章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信广立诚贷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随便看看
TAGS
助学金  校园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