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广立诚贷——客服热线:400-151-3456(9:00~18:00)

用户中心 |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信广立诚贷 > 财经资讯 > 曝光爆料 >

辉山乳业负债267亿 武捷思或操盘辉山乳业债务重组

阅读量:  时间:2017-06-16 11:38

辉山乳业最新公告:负债267亿,24亿现金疑失踪,葛坤已“失联”2个多月 ,武捷思或操盘辉山乳业债务重组。

陷入债务危机的辉山乳业于6月5日公告披露了其最新财务情况。辉山乳业称,截至今年3月31日,集团估计总债项约267.3亿元,总资产约262.2亿元,而经银行确认,其账目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出现24.33亿元差额,此重大差异之处须待进一步澄清。昨日,新京报记者联系辉山乳业人士,询问公司24.33亿元现金失踪是否与葛坤失联有关,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欠银行187亿,非银行贷款42.5亿

昨日,辉山乳业公告称,截至2017年3月31日,公司估计总资产约为262.2亿元,总债项约为267.3亿元。这一最新财务数据,显示辉山乳业已经资不抵债。

昨日公告还披露了其银行贷款规模,辉山乳业称,267.3亿元的总债项中,包括银行贷款187.1亿元、非银行贷款42.5亿元,而其他负债为人民币38亿元。

今年3月,辉山乳业被爆出债务危机,媒体报道称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包括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

上述数据,是辉山乳业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辉山乳业称,随着杨凯一致行动人、辉山乳业执行董事、副总裁葛坤(负责财务工作)自2017年3月以来失踪,以及集团资金部门重要人员辞任,集团编制其管理账目时面对极大困难,尤其是有关集团现金、应收款项、应付款项及借款方面的财务资料。

辉山乳业称,集团已多次尝试评估目前财务状况,但未能完成核证,在与债权人分享管理账目及记录,以及今年5月31日前收取的银行确认所得函件等基准,对集团截至今年3月31日的财务状况进行了估算。

24亿现金“失踪”,葛坤已“失联”2个多月

在昨日的公告中,辉山乳业还自曝其账上多达24.33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银行账户上“不翼而飞”,辉山称,此重大差异之处须待进一步澄清。

辉山乳业称,基于本集团之非全面管理账目,其截至今年3月31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达人民币29亿元,但自银行收取之银行确认约达人民币4.67亿元,其中约4.5亿元为受限制银行存款。这意味着24.33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银行账户上“不翼而飞”。

在今年3月辉山乳业爆发债务危机时,便有传言称辉山乳业大股东杨凯挪用30亿账上资”金投资”沈阳房地产,资金无法回收。这一传言被杨凯本人否认。

如今多达24.33亿元的款项从银行账目上消失,坊间将辉山乳业面临的财务谜团指向了已失联长达2个月之久的辉山乳业原董事、负责财务工作的副总裁葛坤。

今年3月28日辉山乳业曾公告,公司实控人杨凯在3月21日收到葛坤信函,葛坤称去年浑水报告之后工作压力增加,健康受到伤害,因此要休假,且希望现阶段不要联系她。自当日起,公司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络到葛坤至今。

据5月26日公告,公司董事会主席杨凯援引公司章程,认为葛坤女士已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位,即时生效。此时董事会之董事只剩杨凯一人。董事会之董事人数继续低于章程所规定最少三名董事的要求,董事会不再能代表本公司行事。

葛坤与杨凯为一致行动人,并一度被外界传为夫妻关系,但新京报曾证实,杨凯妻子实为张健美,未在辉山乳业任职,也不持有股份。

在昨日的公告中,辉山乳业也表示,随着葛坤失踪及相关资金部门重要人员辞任,辉山乳业目前在管理账目时已经面临极大困难,“尤其是有关本集团现金、应收款项、应付款项及借款方面之财务资料”。

昨日,新京报记者联系辉山乳业人士,询问公司24.33亿元现金失踪是否与葛坤失联有关,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6月5日对新京报记者解释,非全面管理项目,表面这笔资金不属于辉山经营管理下的项目,或者是委托贷款或者是理财。“这部分的钱有可能因为委托贷款对手方原因导致损失,也可能由于理财收益问题导致损失,也不排除一些关联原因导致损失,但目前还不能确认肯定是被挪用或盗取”。沈萌表示。

武捷思或操盘辉山乳业债务重组

昨日公告中,辉山乳业称,公司正联络银行及其他债权人,以讨论及磋商暂缓还款,目标为确保集团持续营运,该等讨论将涉及集团可能债项重组建议。

辉山乳业称,集团将继续与其顾问、债权人及其他持有者合作制定,并磋商可能债项重组计划。公司无法在今年6月30日前披露经审计的年度财报,公司股份将维持停牌。

在6月1日的公告中,辉山乳业披露实控人杨凯已聘请”新三板”挂牌的股权投资公司,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为其债务重组顾问。

富海银涛2016年年报显示,其是私募股权投资的管理机构,主要业务包括私募股权投资管理以及企业重组顾问业务。其企业重组顾问业务,通过协调各方、引入新投资者、削债、债转股等多种手段,有效解决大型企业集团的债务偿还问题。

富海银涛创始人及实际控制人为武捷思,控制富海银涛接近80%的股份。简历显示,武捷思曾任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市分行行长,深圳市副市长及广东省省长助理,曾成功主持粤海集团债务重组,具有丰富的并购重组与企业管理经验。

据报道,武捷思1999年被广东省政府委派至香港,受命操刀当时负责高达35.85亿美元的粤海集团重组,3年后,粤海扭亏为盈,2004年恢复派发股息。2015年初,深圳房企佳兆业爆发债务危机,武捷思又成为推动佳兆业重组的关键角色之一。

■危机之后

新增诉讼16起、索赔超4亿4月销售下滑4成

欠下巨额债务的辉山乳业正面临诉讼危机。在6月1日,辉山乳业公告,截至今年5月31日,除歌斐资产提起的诉讼外,辉山乳业知悉新增16宗在中国被提起的法律诉讼,包括15宗法院诉讼及一宗仲裁,新增诉讼涉及的索赔总额约为人民币4.218亿元。辉山乳业表示,公司正就上述诉讼征询法律意见。

债务风波也影响到辉山乳业的业绩。在6月1日的公告中,辉山乳业称今年4月,公司的销售约为2.57亿元,同比下跌约41.3%。辉山乳业在公告中解释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公司于2017年3月末停牌后,若干主要供应商、债权人收紧信贷政策而对集团现金流构成的不利影响所致。

不过辉山乳业强调,在此情况下,集团继续于日常业务过程中经营业务。而辉山乳业2016/2017财年的销售约为55.04亿元,较截至2016年3月末的上一财年同比增长约21.6%。

此外,危机之后,辉山乳业的高管团队也开始发生变化,在经历了高管、董事会成员集体辞职后,辉山乳业最新的人事安排显示,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杨凯之子杨佳宁,已被任命为其副总裁,负责协助液态奶业务的销售、营销。

■资产缩水

资产半年缩水近80亿元

辉山乳业经过估算,截至今年3月31日总资产262.2亿元,包括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4.67亿元,物业、厂房及设备约79.9亿元,生物资产约68.1亿元及租金预付款项约37.5亿元,存货约14.0亿元及其他资产约58亿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一估算数据,与辉山乳业去年公布的中报数据有较大差距。辉山乳业2016年中报显示,截至2016年9月30日,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2.07%,总资产340.92亿元,总负债211.61亿元。这也意味着在半年时间内,辉山乳业总资产缩水了近80亿元,而债务增加了50亿元。

  辉山乳业,武捷思,债务重组相关推荐阅读:

  >> 辉山乳业债务危机最新进展 清偿率最高仅20%

  原文标题:辉山乳业负债267亿 武捷思或操盘辉山乳业债务重组



声明:本栏目内容,部份搜集自互联网,如有文章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linchengcheng@lichengdai.cn。转载文章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信广立诚贷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随便看看
TAGS
武捷思  债务重组  辉山乳业